您现在的位置: 17教育网 >> 实用文档 >> 观后感 >> 正文

小学生血染大青山观后感800字

2017-7-9 编辑:gxd001 查看次数: 手机版
栏目:观后感
临沂费县是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费县共有2.36万人参加八路军,对日伪军作战1200余次,取得了多项战役的胜利。而发生在1941年11月30日的大青山胜利突围战,是山东抗战史上最为悲壮的一次突围战。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关于“小学生血染大青山观后感800字”的相关内容,欢迎大家观赏。
小学生血染大青山观后感800字 (一)

《血染大青山》的故事在临沂费县开始了。
临沂费县是革命老区,抗日战争时期,费县共有2.36万人参加八路军,对日伪军作战1200余次,取得了多项战役的胜利。而发生在1941年11月30日的大青山胜利突围战,是山东抗战史上最为悲壮的一次突围战。
  1941年11月30日,日军独立混成第10旅团及周围据点的日伪军,从北、东、南三面对大青山地区进行“清剿”。凌晨时分,抗大一分校五大队一中队在蛤蟆石沟首先发现敌情。周纯全校长命令一中队队长文金和带领队员紧紧顶住北面敌人的主力部队,想方设法干扰敌人前进的速度,为大部队转移争取时间。
  就在抗大一分校与敌遭遇的同时,抗大一分校、山东分局、一一五师和省战工会、姊妹剧团等2000多名机关人员,正由梭庄向大青山一带转移,在到达五道沟时与敌遭遇,发生激战。在五道沟,山东省战工会副主任陈明,德国共产党员、太平洋学会记者汉斯•希伯,一一五师敌工部长王立人,保卫科长李绍贤等相继牺牲。在向猫头山方向转移时,姊妹剧团政治指导员甄磊牺牲,团长辛锐身负重伤。当时一一五师师部大部分人员向大青山东南方向的上下石盆村突围,其它各部机关人员在敌人的尾追下,翻过猫头山,也都涌进了南涝坑。
 这一时间,抗大一分校、山东党、政、军机关近六千人全都涌进了这狭窄的南涝坑山凹里,而这近六千人中有战斗力的人员仅有六百余人,其余的全是非战斗人员。而此时,北、东、南三面的敌人越逼越近,随时都有被敌人合围的危险。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抗大一分校校长周纯全毅然担起了指挥突围的任务,他迅速组织人员在南涝坑紧急分析敌情、部署突围。
  担负掩护任务的抗大一分校的勇士们,在各制高点阻击敌人。他们利用山石作掩护,打退了敌人的数次进攻,弹尽后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肉搏战,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为战友们赢得时间。
在大青山南麓,蒙山支队、蒙费大队和费东县大队阻击着诸满、薛庄、石岚等据点来敌。在我军勇猛的冲击下,敌人纷纷向两翼溃散,几千人的突围队伍,沿着英雄们用鲜血和生命杀开的血路,越过了黄草关河,奔向塔山,脱离了险境。
  在大青山突围战中,有许多相爱至深的革命夫妻,其中一对夫妻是国际主义战士汉斯•希伯和秋迪•卢森堡。1932年,汉斯•希伯他和妻子秋迪在上海发起成立了国际马列主义学习小组。为了向全世界报道八路军在敌后的抗战事迹,他执意到山东抗日根据地,深入一线采访。1941年10月,日寇冬季扫荡的风声日紧,中共山东分局领导人为了保证希伯的安全,决定送他回上海暂避。但他坚决不同意,他说:“一个有作为的记者,是不畏惧枪炮子弹的!”11月30日,希伯在跟随山东分局进入五道沟时,遭到敌人机枪扫射,身边的翻译员警卫员相继牺牲。希伯也被子弹击中,倒在了中国的土地上,时年44岁。


小学生血染大青山观后感800字 (二)

《血染大青山》讲述了1941年11月初,日军5万余人,开始对沂蒙抗日根据地实行长达近两个月的“铁壁合围大扫荡”,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11月30日拂晓,敌独立混成第10旅团及各据点日伪军5000余人,对大青山地区进行“清剿”。我抗大一分校及中共山东分局、省战工会、一一五师及省级各群团组织等机关近6000人(大部为非战斗人员),因不明敌情,误入敌“清剿”圈。形势十分危急。为掩护军民突围,抗大一分校校长周纯全等临危不惧,沉着指挥一分校五大队(近300人),抢占有利地形,誓死顶住敌人,掩护大部队安全突围。
阻击部队以劣势装备,与敌人英勇拼杀,为突围争取了宝贵时间,粉碎了敌人妄图聚歼山东抗日根据地党政军领导机关,彻底摧毁我山东抗日根据地的罪恶阴谋。
在突围战斗中,省战工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德国共产党员、太平洋学会记者汉斯•希伯,一一五师敌工部部长王立人,抗大一分校二大队政委刘惠东等300余人壮烈牺牲,山东分局组织部长李林等500余人负伤。
这次突围战斗是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仓促投入战斗的,虽蒙受较大损失,但最终胜利突围。
蒙山昂首,向英雄致敬;沂水呜咽,为烈士泣诉;烈士忠魂,光照千秋。
我们应当积极弘扬大青山英烈精神,永远铭记前辈的丰功伟绩。

小学生血染大青山观后感800字 (三)

血染大青山书写了一曲曲动人心弦的哀歌,让人不免感慨世间的变化无常。
第二中队在蔡庄战斗中已伤亡27人。大青山战斗一打响,他们就在西面梧桐沟阻击封锁沟口的日军。指导员程克带一个区队40人,坚守梧桐沟北一小山头,强阻从北面进攻的敌人。此山高356米,山前向西是梧桐沟,山后向西是李行沟,我军西撤必经山下,守住阵地,就能使突围人员脱离险境。当突围人员西去时,他们仅剩的10余人边打边撤,退到李行沟西北角一农户院内,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了,就用石块还击。日军见他们人少,又没了弹药,即从四面包抄上来要捉活的。
日军逼近了,程克突然大吼一声,猛跳过去抱住一个敌人,一口咬掉敌人的耳朵。突然,一日军端着刺刀向他后背刺去,程克英勇牺牲。
宅院里倒下了18位抗大勇士,其中一位口里还衔着一只耳朵,这就是程克烈士的遗体。另有8勇士被绑在一起,已是尸、首分家。 据当地一位掩护过我4位伤员的大娘说,那是在程克牺牲后, 日军恼羞成怒,将剩余的8名伤员绑在一起, 用东洋刀砍掉了他们的头颅。
事后我军打扫战场时,一位在旁边目睹这一悲惨场景的老大娘,指着程克的遗体说:“这位留长发的同志真有种,连鬼子都说他是好样的!”
他们这个区队最后剩下的5名学员,坚守一间草房。日军用火焰喷射器攻击房子,霎时烈焰腾空,吞噬了5名英雄学员的生命。
第五大队第五中队中队长邱则民、副中队长汤世惠带一个区队,在大顶山北阻击向西进攻的敌人。他们凭借有利地形打退敌人多次冲锋。机枪手牺牲了,邱则敏抱起机枪猛扫敌群,子弹打光后,他砸碎机枪,用手榴弹、石块同敌人拼杀。阵地前,敌人尸体成堆,血流成河。他们从凌晨打到下午,粒米未吃,滴水未进,但谁都没觉得饿,更无一人叫苦。
当他们看到在自己的掩护下,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和抗大学员将敌人的合围圈冲得七零八落,顺李行沟、梧桐沟胜利向望海楼方向突围,安全转移到蒙山深处时,一张张刚毅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突围中,山东省战工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国际友人汉斯•希伯、一一五师敌军工作部部长王立人、抗大一分校二大队政委刘惠东、蒙山支队政委刘涛等近千人壮烈牺牲。



相关内容
Copyright · 2011-2017 17jiaoy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17教育网站 版权所有 备案号:浙ICP备12027545号-2